《行尸走肉》S11E13:谁是军阀

,开头延续上集语境讲述山顶寨的抉择,随后用一个接一个的变故引出新的悬念和解疑,故事线环环相扣,令人目不暇接,看起来非常过瘾。

所以,我强烈建议部分读者先看剧、再来读文,因为我下面会按照时间线来重捋一遍剧情,文章阅读感和剧集观感是截然不同的。

本集标题为《Warlord》(军阀),看过就能明白其丰富含义——你要说这集没有cue“美式霸权”,我肯定不信。

兰斯找来“联邦移民局”的卡尔森,告诉对方,自己借着“支援外界社区”名义派出去的一队“私军”被袭击了,士兵全部阵亡,物资和军火也丢了。

此时兰斯已调查清楚,物资被一个藏在公寓大楼里的小团队拿走了,他明白联邦派出大部队的话,可以消灭这支卡尔森口中的“军阀”,但这件事是见不得光的,若调动上百人的队伍去强攻,肯定会惊动帕梅拉和墨瑟……

因此,兰斯希望前CIA特工去解决问题,毕竟卡尔森过去一直在帮联邦(兰斯)铲除威胁分子。

听到兰斯想让自己重操旧业,卡尔森一开始是拒绝的,他喜欢当前退休的日子,在移民局做一些帮助人的悠闲又温馨的活儿。

但兰斯是他的BOSS,直接胁迫他就范(说不定卡尔森现在的工作就是过去干脏活换来的),随后又打感情牌,在其软磨硬泡之下,卡尔森同意再次出山。

剧集的细节处理很好,先用卡尔森戒酒四年来显示他的自律,接着又用他沾酒吮吸的动作来暗示他回归嗜血,人物形象一下子就立起来了。

兰斯早已为卡尔森拟定好了计划:伪装成联邦移民局初次接触外界社区的队伍,点名带上亚伦和加百利。

卡尔森迅速理解了兰斯的意图,为人和善的亚伦能有效与陌生人拉近距离,而加百利神父对具有宗教性质的团体来说也是个很好的伪装。

现在唯一的问题是,这两人对此次秘密行动并不知情,等他们明白自己被利用了时会如何?

“他们会你站一边的。”事后看来,兰斯如此想当然的傲慢想法,成了他最大的误算。

如今,在联邦布道了几个月的加百利焕发了他的职业第二春,我愿称之为“富有博爱色彩的务实主义讲经”,比过去的“虚伪神棍”和“神弃之人”都要高级。

亚伦认同了加百利的新面貌,两人都觉得自己在联邦体系中获得了新生,想想他们过去的经历,实属不易。

亚伦说,联邦投入了许多资源帮助亚历山大重建,但在快完工时,自己被叫来参与处理联邦移民事务,他显然无法拒绝……

如我之前所说,联邦的海量援助肯定有代价,兰斯正在慢慢蚕食亚历山大社区,再这样下去,亚历山大会像E11里的罂粟农场一般逐渐被联邦吞并。

可另一方面,曾在NGO做事的亚伦确实很适合干移民局的工作,眼下,他就是受命带着加百利去接触公寓楼的“新人”。

这也算亚伦当年在亚历山大社区干的老本行了……只不过这一次,他和加百利都是被蒙在鼓里的工具人。

一周后,卡尔森、亚伦、加百利,外加一个新来的“实习生”杰西和十几名联邦士兵来到了目的地。

此次行动本质上是一次不被联邦记录在案的“秘密清除”,属于替兰斯擦的私活,只有亚伦、加百利和杰西等人以为自己在执行联邦的“新移民接触”。

当加百利意识到要去和一个 40人规模的封闭社区碰头时(下文简称为“大楼帮”),他立刻不干了,连带着亚伦也觉得不靠谱,无奈卡尔森强行要去,他们不得不从。

这些反应都在卡尔森的预想内……很好,他要的就是三人的真实表现(包括杰西的稚嫩),即便加百利遵从本心摘掉了罗马领也无伤大雅。

由于先前已有过接触,四人被缴械后顺利进入大楼,见到了大楼帮的首领伊恩。眼看气氛冰冷,亚伦很尽职地介绍起了“和过去世界一样”的联邦。

“和过去一样?那也有、赌场、贫民窟和毒品吧?”伊恩这番煞风景的呛声,表明了他既不相信亚伦的话,也不认为“过去”有多美好。

为了证明自己所言非虚,亚伦拿出了包里的iPhone4给伊恩看照片——《行尸走肉》的故事发生于2010年,正好是iPhone4面世之后,也就是说,这款手机是剧中世界停止智能机迭代前的最新款,细节好评。

就在两人交谈即将出现分歧之际,卡尔森开口介入,激怒了本就不信任他们的伊恩,后者开始用陈列的敌人首级来吓唬他们,还拔枪威胁,交涉陷入危机。

为了避免擦枪走火,亚伦对伊恩晓之以理:你们这幢大楼没什么掠夺的价值,食人族更不会像我们如此行动…放我们走,保证不再回来。同时,加百利又在一边强调外面存在联邦“维和人员”,进行合理威慑。

在此过程中,谁都没留意被“吓怂”后趴伏在地上的卡尔森,伊恩已经对这个“人菜瘾大的胆小鬼”放松了警惕……突然,卡尔森暴起夺枪,打伤了伊恩,打死了后方两个保镖。

紧接着,卡尔森又单枪匹马杀出去,解除了房间至大门的武装,放了埋伏在门外的士兵进来。

在这一场疯狂的混乱中,惊慌失措的杰自逃了出来(毕竟没啥存在感),随即就让大楼帮的新成员尼根给堵了,还把所知信息一股脑儿说了出来。

接下去的事态发展与杰西有很大关系:他只不过是个刚出来实习工作的萌新,遇到这种事早被吓傻了,连“跑回联邦报信”这种做法估计都要等半小时才能想出来,此时出现一个强势的尼根,没主见的杰西会下意识地听从对方。

可怜的孩子,就这样稀里糊涂成了大楼帮派去山顶寨求助的通信兵,以及吸引卡尔森注意力的诱饵。

卡尔森这会儿正对伊恩刑讯逼供,按照伊恩的话说,大楼帮只是捡走了现成的物资,并未伏击联邦车队更没拿走武器,否则早该拿出来对付外敌了——显然,双方都被人耍了。

亚伦和加百利的反应情有可原:通过几个月的接触和交流,两人已经相信了联邦所宣扬倡导的积极生活,这时候突然把过去熟悉的黑暗面再次甩在脸上,还是以被动做帮凶的方式,多数人恐怕都受不了。

想让联邦免受“军阀”的威胁,我(们)就要做最狠的军阀——卡尔森的回应差不多就这意思了,非常“美式和平”。

楼外的马啸声引走了卡尔森,他下令开枪击中了杰西,亚伦立刻出手袭击士兵,彻底站到了对立面……所幸,卡尔森的手枪没子弹了,侥幸捡回一条命的亚伦逃走了,加百利也让折回大楼的尼根两人趁机救走了。

武器没找到,两个“本该噤若寒蝉、结果给自己找麻烦”的工具人还都跑了,连番失利彻底激怒了卡尔森,他要好好找剩下的人算账。

上集还有观众疑惑为什么莉迪亚跟着玛姬,这集她一出场就准备前往联邦了——联邦离开时,非常“贴心”地送了地图还沿路留下路标,方便山顶寨居民改变主意前去投靠。

且不提伊利亚对莉迪亚有非分之想,刚升起来的暧昧气氛迅速被杰西打破了,面对来路不明的、画着陌生地点的求救信,伊利亚认为可能是相识社区派来的,要么是联邦,要么是乔吉(这个龙套社区还在啊),因为亚历山大或海边旅馆的人他们都认识。

开始趋于保守的玛姬本不想多管闲事,但莉迪亚准备“先帮那些人后再离开”,伊利亚也执意要去,一番权衡下,玛姬还是决定跑一趟。

三人上路后,莉迪亚问玛姬为什么不接受联邦的巨额援助——之前拿的只能算基本的人道主义救援,还不足以让山顶寨卖身。

这里必须得意一番,我上集剧评中关于玛姬“小农场主天生不信任大资本集团”的说法迅速得到了证实,她讲述了末世前自家农场被开发商骚扰的往事。

哪怕遇上干旱,开发商出三倍价钱,把开“白送”的食物都烂在门外,赫谢尔都坚决不卖农场,越是困难就越不能低头,自己应该比任何人都清楚自己的价值。

玛姬就是在反抗大资本集团买断/收购的环境里成长起来的,她怎么会放任联邦对山顶寨堂而皇之的“抄底”呢?这是她的优点,也是她的局限性。

除了先天性的不信任外,玛姬也不看好联邦的前途:联邦虽强,但他们的做派说明这些年根本没吃过苦头,真遇到危险了,联邦八成会掉链子。

玛姬的说法有理有据,但说服不了莉迪亚——她的成长环境里,只有阿尔法教她的“非此即彼”,玛姬的抉择多少令她回忆起了那种“死硬”的痛苦,她没法不向往联邦所描绘的那种“互帮互助”。

这充分说明,还留在山顶寨的人,更多是因为信任玛姬才没走,不代表他们就完全认同玛姬的选择。

不愉快的交谈被路上三只生前是联邦士兵的行尸打断了,玛姬发现他们都死于人类的袭击。

这些应该就是兰斯前不久折损掉的私兵了,做下这件事的不可能是临时劫道的陌生势力(否则不会只拿走枪械留下物资),鉴于他们如此清楚兰斯的小动作,还嫁祸给了大楼帮,这伙人可能是紧盯联邦一举一动的外部敌人,更可能是联邦内部想造反夺权的对手——工人组织喜提头号嫌疑人。

联邦偷偷摸摸用阴招夺回这些枪械想干什么?拼死跑到山顶寨求救的杰西又是谁派来的?

全副武装的卡尔森又开始舔酒了,看来他血液里的酒精浓度和他的疯狂程度成正比……

由于大楼帮的成员们分散在多个楼层的房间里,卡尔森没法立刻将所有人都一网打尽,他便打算先拿几个已经抓到的俘虏碰碰运气。

“大楼里的人都给我听着,立刻交出你们从联邦手上抢走的武器,否则我就要开始杀人了!”

加百利对此看得很清楚:当手握大杀器的蛮横霸者认定你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时,你最好真的有,否则只有死路一条(听上去好耳熟啊)。

可惜,大楼帮手上真没有这批武器,歇斯底里的卡尔森一一处决了俘虏,剩下的人还不说,那就统统杀光。

既然没讲理的余地,那接下去的形势就很清晰了,大楼帮要么被一个个挖出来宰掉,要么拼死反抗博得一线生机。

伊恩的副手这时主动开始鼓励剩余的同伴要有信心,依靠地利打一场反击战,他们未尝没胜算。

当然,尼根明白不是这么回事,但他认可对方强振军心的做法,两人已有了相当的默契。

这里要多提一句尼根,他是天生的“不社交就会死星人”,注定要过群居生活,而且他能力出众,加入大楼帮没多久就已是副手信赖的人物了,如果再添上这次搬来山顶寨救兵的功劳,接下去反客为主都不一定。

是的,这集给我的最大感受就是“稀里糊涂”,各方势力本不该落到相互杀戮的地步——如果兰斯别急着想私了,如果卡尔森别那么穷凶极恶,如果加百利和亚伦别那么冲动,如果尼根不在大楼里,如果杰西别那么没主见……

更关键的是,山顶寨和大楼帮已把兰斯授意的秘密行动看作了联邦的官方行为,这个“误会”恐怕永远无法消除,此时笑得最欢的,应该是间接促成这一切、躲在幕后坐收渔利的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