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年后金童归来格策加盟法兰克福挑战与机遇并存

欧联杯冠军法兰克福终于在转会市场上完成了一个大动作,周二将2014年世界杯冠军马里奥格策从荷兰杯冠军PSV埃因霍温带回国。这个重量级签约从德国主流媒体传出可靠消息到官宣完成,前后只有短短4天。

考虑到格策一早就跟罗格施密特刚接手的本菲卡眉来眼去,而由贝克汉姆当老板的美国大联盟球队迈阿密国际也抛出了橄榄枝,并且可以提供极其优厚的报酬,这位已经30岁的前“欧洲金童”最终选择回国加盟财力一般的法兰克福,着实有些出人意料,但也充分表明:除了家庭因素(妻儿住在杜塞尔多夫),竞技成就仍是格策当前的首要追求。

格策两年前以自由身出国闯荡,去了荷甲这个“非主流联赛”,无疑是个人竞技发展上的一次倒退。事实上,格策当时完全可以留在德甲,他跟柏林赫塔一度走得很近。如今回过头来看,幸好他没有选自上而下乱作一团的赫塔,否则分分钟已经被一年前坐上体育总经理位置的博比奇扫地出门,职业生涯也就彻底完了。

格策当时之所以选择埃因霍温,同胞罗格施密特是一个关键因素。在两年前的夏天,他跟这位北京国安前主帅有过多次谈话,“我在这个夏天得到了很多邀约,但我是那种凭感觉做事和自己做主意的人。我感觉自己准备好了接受非常不同的挑战,我有信心这应该会是一次非常舒服的转变。”事实证明,格策的感觉对了。在埃因霍温的两年,他不光稳坐主力位置,而且身体和竞技状态都有了明显回升。他一度因代谢疾病造成身体虚胖,但在埃因霍温期间身材逐渐恢复到理想状态,光看脸都能感受到他精神了许多。

在埃因霍温的第一个赛季,格策在442双后腰阵型中主司边锋。到了上赛季,施密特将阵型改为4213,格策踢回自己最熟悉的10号位,在场上拥有极大的自由度,不仅在两条边路之间游弋,还在两个禁区之间大范围跑动,主要作用体现在倒数第2传上,无球能力也有了长足进步。

上赛季一开始,格策就用1个进球帮助球队在约翰-克鲁伊夫盾(荷兰超级杯)上4比0大胜阿贾克斯。到了赛季末,埃因霍温又在荷兰杯决赛中2比1战胜阿贾克斯。赛后施密特盛赞格策道:“我得查一下数据,但我想马里奥肯定跑了25公里!”格策也开玩笑回应道:“没错,但那只是截至60分钟的数据!”这就是格策在荷兰拿到的2个冠军头衔。而在联赛当中,埃因霍温2个赛季都屈居亚军。

除了在去年1月中到2月中因腹股沟受伤休战了一段较长时间,格策过去两年间只有一些小伤小病,总体保持了不错的出勤率,总共代表埃因霍温出场77次,贡献18个进球与18次助攻,其中上赛季进球多达12个,外加11次助攻。而他上一次能在单赛季交出进球与助攻“两双”的成绩单,已经要追溯到效力拜仁的第一个赛季——2013/14赛季的14球11助攻。而在职业生涯的巅峰赛季——2012/13赛季,格策则为多特蒙德在德甲、欧冠与德国杯贡献了16个进球与13次助攻。

尽管荷甲与德甲之间,以及欧联杯或欧协杯跟欧冠之间有着巨大的竞技水平差距,不能就此断言格策的竞技状态已重返巅峰,但至少可以肯定的是,他止住了离开德甲之前的发展颓势,实现了“以退为进”。于是我们也可以期待,时隔两年后再战德甲的格策具备即战力,甚至有足够的条件立即成为法兰克福的前场核心之一。正如法兰克福体育董事克勒舍所说:“马里奥的技术能力将极大提升我们的比赛水平,尤其是当我们控球面对站位很深的对手时。此外,他还可以在几乎任何一个进攻位置上发挥自己的特长,将使得我们的战术灵活性进一步提升。最后但并非最不重要的一点,他拥有多年的顶尖比赛经验。”

能得到如此理想的一位强援,法兰克福当然要付出代价,但总体投入比人们所想象的要低得多。一方面,格策尽管与埃因霍温的合同还有2年,但含有解约金条款,而且解约金定得非常低,仅为300万(据《图片报》)到400万欧元(据《踢球者》和Sport1)之间。另一方面,格策的薪水要求并不是特别高。效力拜仁3年间,他的税前年薪据信高达1200万欧元。后来回归多特蒙德,他降薪到1000万左右。而在埃因霍温,他一年只拿300万左右。如今,法兰克福据信为他提供了一份基础年薪约为350万欧元的3年合同。加上奖金的线万。

尽管从格策的角度来看,履行完这份3年合同还不如当初为拜仁踢一年挣得多,但从法兰克福的角度,这位世界冠军是妥妥的奢侈品,在他身上的这笔投资是有较高风险的。简单来说,格策必须立即发挥战术层面的领军作用,而不能仅仅满足于跟镰田大地、林斯特伦等后生轮换出场。尤其是一旦“大腿”科斯蒂奇真的嫁入豪门,格策所要承担的责任就会更大,法兰克福要求他立即发挥的作用也会更大。当然,法兰克福前场还会继续增兵,阿根廷中锋阿拉里奥就即将从勒沃库森来投,三方已经达成协议,成交价是650万欧元,而且包含了浮动部分。

法兰克福自从由尼科科瓦奇打下坚实基础,这6年以来一直主打三中卫体系,而格策整个职业生涯至今所效力过的俱乐部(包括国家队)都是打四后卫,这种转变对于他来说不可谓不小。同时,法兰克福是一支讲求快速转换,不需要太多控球的球队,而格拉斯纳无论是执教沃尔夫斯堡还是法兰克福,都更加擅长防守反击。换言之,擅长持球的格策肯定要花费大量体能与精力从事无球工作(例如高位逼抢)。他在埃因霍温可以做得到,但在比赛节奏更快、对抗强度更高的德甲和欧冠,他能否也做得到呢?

当然,挑战与机遇永远是并存的。如果达不到法兰克福的要求,格策的职业生涯大概就会进入到最后一个阶段——例如去美国淘金,但一旦能够发挥出理想作用,那么他就有机会重返国家队,甚至重新为豪门效力。不要忘了,卡塔尔世界杯5个月后就会开打。而在弗利克成为德国队主帅的第一场新闻发布会上,他就说过国家队的大门为任何一名老将敞开,甚至还肯定了格策当时在埃因霍温的表现,“他为球队进球,并重新变得重要。”

不过时至今日,弗利克都没有向格策发出过邀请,埃因霍温没能参加欧冠或许是个致命伤,但如今法兰克福拥有欧冠资格!客观地说,格策搭上世界杯末班车的可能性已经不大。但考虑到十字韧带撕裂的新星维尔茨很有可能赶不上,而罗伊斯几乎每一次到了国家队都会出现状况,10号或9号半的位置上应该还有格策回归的空间。而本月的连续4场欧国联上,德国队暴露出最后两传与临门一脚质量低下的问题,格策在进攻三区的技术能力仍有一定价值。

当然,这里所指的格策,是那个最好的格策。但问题在于,最好的格策已经消失了差不多10年了。而且即便是状态巅峰的格策,也从未在国家队,尤其是在大赛上充分证明过自己。包括成为英雄的2014年世界杯,其实他在对阿根廷的决赛替补制胜之前,表现一路饱受批评,也因此在晋级过程中丢掉了主力位置。至于后来的2016年欧洲杯,他的表现就更加糟糕了,以至于勒夫不得不重新扶正戈麦斯来救场。

格策已经为德国队出场63次,并打进17球,但最后一次入选和出场要追溯到2017年11月,他在主场2比2打平法国的友谊赛中替补登场,还送出了1次助攻。尽管格策在加盟法兰克福之际,只是谈到了回归德甲以及可以重新踢上欧冠的喜悦,但各路媒体无一例外地都提及了他回归国家队的前景。

还记得阿明尤尼斯吗?这位效力过阿贾克斯的进攻型中场或边锋,就是在2020/21赛季重返德甲并加入法兰克福之后,重新得到了德国队征召,在去年3月的连续3场世界杯预选赛中都获得了出场机会。尽管尤尼斯后来由于状态下滑而未能搭上欧洲杯末班车,但这样一个案例至少能让人看到格策重返国家队的一线希望。

与格策位置以及技术特点相近的尤尼斯,曾在效力法兰克福期间成功地重返国家队。

当然也有反例,那就是另一位2014年世界杯冠军杜尔姆。同为前多特蒙德球员的杜尔姆2019年夏天从英超副班长哈德斯菲尔德回国加盟法兰克福,一度在2020/21赛季赢得主力右翼卫位置,职业生涯止跌回升。但在上赛季的过程中,一开始连续首发的杜尔姆逐渐失去格拉斯纳的信任,今年以来在德甲和欧联杯都没有获得过出场机会。如今,与格策同龄的杜尔姆已经做好了离队的准备,即将加盟离家乡皮尔马森斯不远的德乙升班马凯泽斯劳滕。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