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惊险保级后柏林赫塔迅速换帅施瓦茨走进首都深渊

体坛周报全媒体记者黄思隽当早早就结束赛季任务的门兴格拉德巴赫、奥格斯堡和沙尔克04还没有找到新教练,上周一(5月23日)晚才通过附加赛惊险保级的柏林赫塔,在今天就官宣了马加特的继任者——桑德罗·施瓦茨。上周日,施瓦茨刚刚结束自己在莫斯科迪纳摩的工作——在俄罗斯杯决赛中1比2负于莫斯科斯巴达克,赛后就立即宣布辞职。这个43岁的美因茨人与赫塔签约2年,等待他的将是怎样的命运?博比奇找来的第3个主帅早在一个月前,《踢球者》杂志就已率先披露,赫塔体育总经理博比奇打算聘请施瓦茨。到了5月下旬,当赫塔刚刚完成保级任务,德国媒体就传出了赫塔与施瓦茨达成协议的消息,等施瓦茨结束本赛季在莫斯科迪纳摩的工作即可官宣。因此,赫塔在换帅工作上实现了对门兴等队的“弯道超车”并不令人意外。

桑德罗·施瓦茨(左)是博比奇为赫塔聘请的第3位主教练。过去一年间,赫塔先后经历了帕尔·达尔道伊、塔伊丰和马加特的执教,最后在德甲降级附加赛中客场翻盘汉堡才惊险保级。去年5月才回归赫塔出任体育总经理的博比奇上周日在俱乐部会员大会上承认:“这是我个人的失败,我们需要3个教练来拯救这个赛季。”博比奇在去年11月底解雇了2021年1月下旬重掌帅印的俱乐部名宿达尔道伊,并找来了过往履历并不令人信服的土耳其人塔伊丰,与其签约到赛季结束。当时博比奇的如意算盘是一边让塔伊丰带队保级,一边物色与等待更理想的教练人选(例如尼科·科瓦奇和罗格·施密特),就算找不到也可以跟塔伊丰续约。结果塔伊丰的执教在冬歇期后就陷入困局,连续10场比赛不胜(含德国杯1/8决赛主场被同城对手柏林联盟淘汰)与5连败后下课,博比奇不得不在3月中又找来老帅马加特“救火”。好在马加特最终有惊无险地完成了保级任务,否则博比奇可能已经背锅下课了。

艰难地带队保级后,68岁的马加特放下了赫塔教鞭。其实博比奇几乎从一开始就不信任达尔道伊。解雇达尔道伊后,博比奇邀请过赋闲的泰代斯科以及在多特蒙德担任技术总监的特尔齐奇,但都遭到对方拒绝。至于从今年年初开始赋闲的尼科·科瓦奇,尽管一直是公认的赫塔理想主帅,而且在法兰克福期间也跟博比奇有过非常成功的合作经历,但由于其拥有德甲和德国杯冠军教练身份,根本不乏高水平俱乐部的邀请(不久前他就接手了沃尔夫斯堡),并不愿在短期内回到自己的家乡俱乐部。于是,博比奇最终选择了施瓦茨。俄超第3+俄杯亚军施瓦茨是何许人也?他是土生土长的美因茨人,也是出自德国足坛的“黄埔军校”美因茨05,曾师从美因茨队史上3位最重要的教头——沃尔夫冈·弗朗克(注:德国职业足坛最早放弃自由人而改打四后卫体系的教练之一,也是克洛普的恩师)、克洛普和图赫尔,“我从弗朗克、克洛普以及图赫尔身上学到了很多东西。”

球员时代,施瓦茨在美因茨当过克洛普的队友和弟子。出自美因茨青训营的施瓦茨球员时代司职后腰,1998/99赛季出道时,弗朗克是球队主帅,克洛普则是后防中坚。施瓦茨以球员身份效力美因茨直到2004年夏天。9年之后,他以教练身份回归家乡俱乐部,一边担任U19队主帅,一边在当时执教一线队的图赫尔身边实习,以考取德国足协A级教练证书。施瓦茨说过:“我出道的时候向弗朗克学习,他领导俱乐部和球队的方式对我产生了非常非常重大的影响。此外,我踢球的时候还师从‘克洛波’,他也对我有很大的影响。他打造出了高位防守的踢法。执教U19队的时候,我向图赫尔学习。这些经验非常重要。”

在美因茨U19队任教期间,施瓦茨在图赫尔身边学艺。后来,施瓦茨升任美因茨二队主帅。到了2017年夏天,他就像当初的图赫尔那样,接掌了一队帅印。不过相比于一炮而红的图赫尔,施瓦茨在美因茨一线队的执教表现令人大失所望,无论是风格、成绩还是育人都缺乏亮点,简直就是“三无教练”。处子赛季,美因茨只拿到36分,以第14名勉强保级。到了2018/19赛季,美因茨的成绩略有进步,但也只是拿到43分,排在第12。2019/20赛季开始后,美因茨的情况越来越糟。在客场0比8惨败给莱比锡RB,创下队史耻辱纪录,并在主场2比3输给升班马柏林联盟后,施瓦茨就在11月中下课。赋闲了不到一年,施瓦茨就应克洛普前助手、在莫斯科迪纳摩担任体育主管的布瓦奇邀请,于2020年10月接掌了迪纳摩帅印。上赛季,迪纳摩排名俄超第7,而本赛季则改善为第3,并打进了俄罗斯杯决赛。今年3月俄乌冲突爆发后,另外两名德国教头吉斯多尔(莫斯科火车头)和法尔克(克拉斯诺达尔)都立即解约离开俄罗斯,但施瓦茨出于责任决定留守,就连被迫立即辞职的乌克兰助教沃罗宁也公开支持他的决定。

施瓦茨在莫斯科迪纳摩的执教比较成功,但也引起了争议。不过在德国国内,施瓦茨这一“政治不正确”的做法饱受非议,尤其是在他决定入主赫塔之后,引起了部分柏林球迷的不满。球员时代就效力过赫塔的沃罗宁日前再次为施瓦茨辩护道:“对于迪纳摩的许多年轻球员,他就像是父亲。对于那些认为他只是为了钱才留在那里的人,我要说,你们并不了解他。他并不在乎金钱。如果他在乎金钱,他完全可以继续干下去,他还有两年合同。”离开迪纳摩后一直赋闲的沃罗宁,说不定会在赫塔与施瓦茨重新合作。对于这种可能性,这位曾在德国工作了近20年的乌克兰前国脚暂时不置可否,而赫塔在官宣聘请施瓦茨的时候,并没有交代新的教练组人选。赫塔高层接连下台以施瓦茨当初在美因茨的执教表现,他在赫塔的工作前景实在不能让人感到乐观。就算他在执教迪纳摩这段时间取得了长足进步,也吸取了在美因茨失败的经验教训,但以赫塔目前如此糟糕的工作环境,我们也不禁要替他捏一把汗。

克林斯曼逃离赫塔遭致外界抨击,但后来越来越多人理解他当初为何要那样做。赫塔究竟乱成什么样子?自从德国本土富商温德霍斯特2019年夏天注资以来,喊出成为“大城市俱乐部”目标的赫塔,却一步一步地向德乙靠拢,近3个赛季的德甲排名是第10、第14和第16。结束在赫塔的“救火”工作后,马加特在接受《踢球者》专访时吐槽俱乐部的工作氛围简直就是一团糟,“当初我在酒店地下停车场无意中碰到了准备离开柏林的前任塔伊丰。我们在那里简单地交谈了一下。塔伊丰告诉我,他太难了,因为他完全没有得到任何帮助。而我要说的是:我也觉得自己在这9个星期内没有得到过任何帮助。”在十几家俱乐部工作过的马加特指出,当初他在斯图加特大获成功的时候,内部非常团结,“而柏林的气氛则更像是:第一章——每个人都各自为战。”马加特指出,他的教练团队和球队在保级过程中团结一致,但俱乐部高层却没有施以援手,“我在任何地方都觉得自己几乎是孤立无援的。”甚至连体育总经理博比奇也是“受害者之一”,“他要解决那些并非只是在上周才出现的问题。这家俱乐部已经连续3年濒临降级。这并非偶然,而肯定是存在结构性问题。”

普雷茨(左)与格根鲍尔已先后被赶下台。早在克林斯曼2020年2月中突然炒了俱乐部鱿鱼之后,赫塔内部,尤其是管理层的腐朽就已经是公开的秘密,在位14年的俱乐部主席团主席格根鲍尔以及博比奇的前任普雷茨是公认的两大毒瘤。不过在普雷茨下课之后,此前在法兰克福干得有声有色的博比奇,却没有表现得比普雷茨高明。过去这个赛季,他除了在教练任免方面备受争议,在球员买卖方面也是昏招频出,直接削弱了这支原本就不强的球队。更大的毒瘤当然是格根鲍尔。3月的时候,投资人温德霍斯特就通过发言人公开抨击赫塔主席,并间接要求他在5月下课。当然,温德霍斯特自己在赫塔球迷眼中也不是什么正派人物。最近几个星期,柏林奥林匹克体育场就一直高挂着一条巨大的横幅,上书:格根鲍尔和温德霍斯特滚蛋!就在赫塔客场2比0击败汉堡而保级翌日,迫于压力的格根鲍尔立即宣布辞职——尽管他在下台后还嘴硬,强调决定并非迫于投资人或球迷的压力,而是想让俱乐部有一个崭新的开始。

失去会员信任的曼斯克也选择辞职。到了上周日的俱乐部会员大会上,格根鲍尔的多年副手、在格根鲍尔辞职后担任临时主席的曼斯克也决定辞职。大会上,赫塔会员发起了对整个主席团每一位成员的不信任动议投票。针对曼斯克的不信任票达到64.2%,尽管没有达到3/4的法定标准,但深知不再得到信任的曼斯克立即宣布辞职。另外5名主席团成员所得到的不信任票都没有过半,其中诺贝特·绍尔比例最高,达到49.7%。大会翌日,这个在2008年就加入主席团的电影制片人也宣布辞职。在格根鲍尔、曼斯克与绍尔先后辞职后,有7个席位的赫塔主席团只剩下4人——安内·云格曼、法比安·德雷舍、佩尔·莫克-施蒂默和英马·佩林。6月26日,赫塔将召开特别大会,以投票选出新一任主席,并填补主席团的位置空缺。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莫克-施蒂默很有可能会竞选主席,佩林则是潜在的副主席人选。此外,曾是赫塔极端球迷的凯·伯恩斯坦已在几周前宣布竞选主席。投资人:绝对不会打退堂鼓除了主席,赫塔还有另外两个重要位置出现空缺:一个是公司总裁(CEO),因为卡斯滕·施密特干了不到一年,就在去年10月以私人理由请辞了;另一个是体育主管,与博比奇不和的前队长阿内·弗里德里希还没等赛季结束就溜了。

博比奇艰难度过了自己在赫塔的第一年。考虑到投资方与主席团的紧张关系,赫塔需要找一个较为亲近投资方的CEO,盛传46岁的罗伯特·舍费尔是热门人选。此君不是球员或教练出身,而是商界人士,曾在慕尼黑1860、德累斯顿迪纳摩、杜塞尔多夫以及德国足球职业联盟任职,其中在杜塞尔多夫当过一把手——董事会主席,不过曾因拒绝与带队成功升级和保级的老帅冯克尔续约而沦为众矢之的。去年夏天,舍费尔去了汉诺威96出任总裁,但1月的时候就被老板金德宣布提前解约,目前恢复了自由身。从组织架构而言,这个CEO是博比奇的上司,因此也需要考虑到两人之间能否很好地合作,舍费尔是不是合适人选还有待讨论。至于体育主管,看似官位不大,但考虑到马加特所反映的管理层与教练组以及球队不团结的问题,体育主管所扮演的纽带角色就显得很重要了,这需要一个在俱乐部有绝对威望的人物,就像弗里德里希那样的前领袖球员。近日有谣传,博比奇想要扶持自己的亲信——已经35岁的凯文-普林斯·博阿滕!“王子”去年夏天重返母队,只是签了一年合同,是否续约还有待与博比奇商讨。在这个赛季的过程中,博阿滕尽管在场上已经不复当年之勇,但在赛季冲刺阶段的几场关键比赛中,这位更衣室领袖还是发挥了重要作用,得到了马加特以及一众业内人士的好评。传闻称,博比奇为“王子”准备了一份新合同:再踢一年,然后挂靴改任体育主管。但博比奇对此不予置评。

博阿滕本赛季在赫塔已经颇有点助教或体育主管的样子了。最后,但也是最重要的一个问题在于:温德霍斯特接下来有何打算?会员大会上,这位天才商人顶着会场的各种嘘声、骂声以及一条要求他滚蛋的横幅,完成了自己大约15分钟的发言。他强调自己绝对不会在这个时候退出,“不管大部分人喜欢与否:我是这里的大股东。温德霍斯特滚蛋——目前是不可行的。你们不能把我投票投走,而我的股份也不会出售。我不打算离开。在今后10到20年,这是不可能的。”温德霍斯特已经在过去3年间以其公司Tennor-Holding的名义为赫塔有限股份两合公司注资3.75亿欧元,并获得了64.7%的股份。但显然,经历这3年的折腾,他这3个多亿已经打了水漂。在发言当中,温德霍斯特承认过去为赫塔的注资出现了延迟付款(并因此严重影响了赫塔转会)的情况,并且公开道歉,同时也辩护道:“我原本并没有打算那么快就注资3.75亿,而只是计划投入2.25亿,而且也没有料到会有新冠。”

尽管不受大部分赫塔会员欢迎,温德霍斯特强调自己还会继续投资。对于自己在3月通过发言人抨击格根鲍尔和曼斯克的行为,温德霍斯特辩护道:“我已经忍了两年时间,一直没有出来说话。到了某个时间,我得说出来保护自己的投资。球队在3年间几乎一直为保级而战,因此一直没有合适的时间。我是应该等我们到了德乙才发声吗?”既然现在格根鲍尔和曼斯克都已经如温德霍斯特所希望的那样下台,赫塔主席团和投资方之间,必须抓住机会真正地展开合作,带领赫塔迎接全新的开始。曼斯克在辞职之际语重深长地向温德霍斯特表示:“我会跟您握手。为了一个成功的未来,我恳求您:让我们今后互相对话,而不是互相抱怨。”

今年夏天,博比奇能否用好温德霍斯特的钱?温德霍斯特承诺会继续为赫塔注资,“我希望,也是唯一的目标,那就是让赫塔极其成功。当赫塔变得极其成功,并且到了属于它的顶峰,那么很多事情就会自然而然地发生。”温德霍斯特还强调自己不会干预俱乐部的决策,“俱乐部拥有最终的决策权。我不想改变它,我也完全改变不了。”他想要的“并不是在决策中的话语权,而是在讨论过程中的话语权。”总之,如果俱乐部和投资方之间无法加强沟通和通力合作,那么赫塔的下场可想而知了,分分钟就是下一个慕尼黑1860……但愿一年之后,施瓦茨还能稳坐赫塔教练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