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西蒙基金会创始人佩雷斯-西蒙

6 月起,“古典与唯美—西蒙基金会藏欧洲19 世纪绘画精品展”在上海美术馆展出。展览共展出100 多幅画作,几乎囊括了19世纪所有重要的流派和画家。近日,西蒙基金会创始人佩雷斯-西蒙来到上海美术馆,接受了《外滩画报》的访问。

但若让67 岁的佩雷斯-西蒙自己来评价自己的一生,他多半会更加看重自己在艺术收藏方面的成就。“我这一生所做的就是收集我喜欢的东西,并尽可能地展示给大家尤其是年轻人看。我并非要树立榜样,也不想把自己的爱好强加给别人,我只是想给人们一种人生的参考。”

在一穷二白的青年时代,西蒙就钟情于艺术。一次欧洲各国的游历之后,欧洲博物馆里丰富的馆藏让他大开眼界,从一件复制品开始,西蒙走上了属于自己的艺术品收藏之路。

20 世纪70 年代,西蒙与当今世界第二大富翁卡洛斯-斯利姆成为生意上的伙伴,他们共同经历了墨西哥的经济开放和私有化进程,抓住了每一次机会,并适时调整了公司的管理模式和经营项目,事业蒸蒸日上。经济实力日渐雄厚的西蒙成为各大艺术拍卖行的贵宾,收藏的艺术精品也越来越多。

到90 年代,事业上取得成功的他以自己的名字成立了一家非盈利的慈善基金会,也就是西蒙基金会,专为墨西哥一些低收入家庭或个人提供,同时从事艺术品的收藏与推广。

现在,这个基金会已是欧洲本土之外最大的艺术品私人收藏机构之一,名下拥有从14世纪至今的3000多件藏品,除油画外,还有雕塑、家具、装饰以及首饰,大部分藏品来自欧洲。

西蒙的收藏主要通过拍卖获得,在听取了专家顾问的意见,确定好目标后,西蒙通过电话竞标,很少出现在拍卖场上。“我亲自参加过的拍卖会不超过5 个,即使去,我也是在楼上的一个房间里。我可以看见场上的所有人,但别人看不到我。”说起自己的拍卖经历,老人有些得意。

西蒙的藏品,特点之一是多而全。翻开他的收藏目录,简直是一部鲜活的艺术史,3000 件作品几乎涵盖了14 世纪以来所有重要流派和重要艺术家的作品,并且藏品数量还在继续扩大。

可是与此同时,西蒙的收藏又极为个人化。西蒙个人偏爱的作品,都与他的亲身经历有关。他出生于西班牙一个农场,5 岁时才随父母移民墨西哥,所以他特别喜欢有劳动场景和乡村景色的画作。他特意提到这次展出的毕沙罗的《收牧草的农妇》,“那是我最爱的作品之一,它让我想到我的童年,想起祖母带着我去田间散步”。

西蒙喜欢艺术的起因浪漫而单纯:“15 岁时,我爱上了一个女孩,她热爱艺术,我当时却什么都不懂,是她为我打开了艺术之门。”

不同于世界上很多其他的艺术品收藏家,西蒙的收藏几乎是只入不出的,从不会根据藏品升值或贬值而“更新”。西蒙早年限于经济实力,收藏的作品质量并不高。比如,他收藏的第一件非复制品的油画,是他自己请画家在西班牙故乡创作的风景写生。他也因此受到很多艺术批评家的诟病,他们认为西蒙的收藏良莠不齐,这些“次品”降低了他整个收藏的价值。

但西蒙却固执地不肯将这些作品剔出,从不理会批评家的话。“我不在乎这些收藏的总价几何,收藏就像是所有者的自画像,我的收藏应该反映我的人生、我的情感,充满我的人生回忆。我的责任就是保护好这份珍贵的个人记忆。”可以说,西蒙收藏了一部他自己所理解和欣赏的艺术史。

至于这些收藏的社会价值,也早已通过在世界各地的频繁展出而大大“增值”。西蒙在墨西哥拥有4 座豪宅,而他的收藏品就分布在这4 个地方。实际上,豪宅本身也是他的收藏,比如其中一栋法式别墅就是在迪亚斯统治时期,也就是19 世纪末、20 世纪初建造的,西蒙购入这栋别墅,是想用对待文物的态度更好地保护它。

2000 年以后,这些作品就屡屡走出西蒙的豪宅,在包括西班牙马德里普拉多博物馆、美国华盛顿国立美术馆、德国科隆路德维希博物馆、荷兰阿姆斯特丹凡?高博物馆、法国巴黎裘德?波姆国立美术馆、美国费城艺术馆以及意大利威尼斯葛拉西宫等世界各地的著名艺术馆、博物馆展出。

此次来到中国的100 幅博物馆级别的画作,将辗转于北京、上海、广州和长沙,展出时间跨度长达半年。这些来自欧洲19 世纪的绘画,也是西蒙收藏中最精华的部分,几乎囊括了19 世纪的所有重要的艺术家,包括莱顿、罗塞蒂、透纳、柯罗、米勒、莫奈、雷诺阿、毕沙罗、提索特、蒙克、佐恩等。这些画作虽然多半出自名家,却大都在问世后就流转于私人收藏家之间,较少为世人所知,很多作品即使在欧洲的博物馆中也很少见。比如这次展出的莫奈作品,色调只有蓝绿两色,有别于平时所见的多彩的莫奈风格;而米勒的画则不再以“劳动的人”为主题,而是一幅素描大画。

在展览开幕致辞中,西蒙说:“19世纪的欧洲绘画是从学院派到印象派的一条彩虹。”而采访结束后,他漫步馆中,又当起了义务讲解员,向参观的观众讲述油画背后的故事。在西蒙心中,只有当这道“彩虹”被更多人看到时,才会更加美丽,“分享我的藏品,这是基金会最重要的宗旨,也是我毕生的夙愿”。

S:青少年时期我爱上一个女孩,她热爱艺术并颇有造诣,在她的影响下我开始主动去接触这个领域。那是个大变革的年代,年轻人关注社会的革命和创新,很多艺术门类都在不断地推陈出新。当时毕加索正在时兴,印象派之前的艺术也依然时髦。人们面临着理念上的改变,传统审美正在被颠覆,我就对艺术更加着迷,想更多地了解这些艺术作品。

大学毕业后,也就是上世纪60 年代初,我回到欧洲,花了3 个月时间参观博物馆。那时没钱,我每天预算是8美元,虽然有青年组织会给我们提供一些补贴,比如参观博物馆门票半价,以及住宿打折,但8 美元一天的生活仍然很艰苦。我乐在其中,尽管没钱,但我仍然产生了收藏艺术品的念头,所以我就在博物馆中购买复制品。直到70年代,经济状况改善了,我攒下工资,通过墨西哥的一些大画廊购买了第一批真正的作品,主题集中在家庭和劳动这两方面。

后来随着收入越来越高,我开始参与拍卖会,主要是苏富比和佳士得每年在伦敦和纽约举办的拍卖会。

S:完全非盈利。无论从我个人意志,还是从基金会成立之初指定的法律章程,都绝对不允许这是一个盈利的机构。众所周知,很多大的企业成立基金会是为了避税,而西蒙基金会连避税都没有考虑。基金会90% 多的资产都是用我个人的税后收入,是我私人的财产。而且,虽然西蒙基金会不涉及避税,财务不必公开,但我的钱给了基金会就不能拿回去,而将全部用于最初设立基金会时制定的两个宗旨,一个是提供,再就是推广艺术。无论是我本人还是我的家人,都不能从这个基金会中获益。这也是我对我的收藏的一种承诺,我的资金支持将世世代代传下去。

B:你的收藏何时开始有专家的介入?你的收藏很个人化,专家的意见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

S:毫无疑问,几乎所有时候都需要听取专家的意见。虽然我的收藏是按照我个人的喜好、品味,或者说,能够反映我性格和生活经历的特点来进行的,但是我必须要从了解各种艺术门类的专家那里得到客观的指导意见。对于任何一个收藏家来说,这都是非常重要的。这能让你的收藏不断巩固壮大,更有价值。尤其是当我的藏品非常多样,从14 世纪到21 世纪的今天都包括在内时,专家意见就显得更加不可或缺了。专家来自各个领域,收藏家本人可能对艺术有些了解,但不会像专家那样全面和深入,所以要选择好的顾问并听取他们的意见。他们会告诉你哪些流派和风格的作品值得收藏,也会告诉你不同国家的法律、税务甚至文化背景方面的信息。此外,在收藏一件作品的时候,必须要特别了解作品的完整的收藏背景和它的保存状况,甚至有时需要非常深入的资料,如必须要有X 光扫描的结果等等。同时还要了解,这件作品在什么时候被什么人提到过,在哪些文学评论中出现过,曾被展览过多少次,谁是它真正的合法拥有者。艺术品市场跟其他市场一样,也会有法律手续不健全的商品,甚至是赝品。就连佳士得和苏富比也难以完全避免这样的情况发生。比如我们有时收到他们在拍卖会之前寄来的目录,上面有些作品在拍卖时就被撤换了,没有出现,这说明在拍卖前拍卖行自己的专家也发现了这件拍品有问题。

甚至有一次,我们在英国的一次拍卖会上买下了一幅拉斐尔前派画家伯恩?琼斯的草图。两三个月以后,我们收到英国警察局的一封信,信上说,他们正在调查一个名画伪造集团,发现我们这幅画就是那个集团伪造的。拍卖行立刻退款给我们,伪造的画也就被送去了英国警察局。

S:有太多我想得到的作品了,但却不太可能实现。我从小时候起就看到很多心仪的作品,但这些作品一般都在博物馆里,是得不到的。但有时也有例外,有些博物馆在进行调整的时候也会把一些作品拿到拍卖会上去,或者有些博物馆为了扩建筹募资金时,也会拿一部分馆藏去拍卖,这种机会我很少会错过。

S:当代艺术异彩纷呈,主张各异。对我这样一个上年纪的人来说,我不是在当代艺术的氛围中培养起自己的艺术品味的,所以我在判断当代艺术时需要花些工夫。在选择当代艺术时,可能更多的是在选择艺术家本人的主张而不是作品本身,这时就更需要专家的意见。所以最后的办法,就是根据各自收藏的主要目的来收藏当代艺术的作品。